人间失格-斜阳 七 · 1-12小说网

人间失格

斜阳 七 · 1(1 / 2)

直治的遗书:

姐姐。

没办法,只好先行一步了。

我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我必须活着。

想要活着的人继续活下去就好了。

人,就像拥有生存的权利一样,也拥有死亡的权利吧。

虽然我这种想法绝无新意,只是极为普通,甚至可以算作是原始本能的想法,世人却对之恐惧得不得了,不敢率直地说出口。

决意活下去的人,无论遭遇什么事情,必能顽强地生存下去,实在值得钦佩,堪称是人间的荣耀,在我们周围肯定不乏这样的人,然而我觉得,选择死亡也并不意味着有罪。

我觉得,我这棵草,在这个世界的空气和阳光中实在难以生存,要想活下去,总好像缺少什么东西,不足以存活。我能够活到今天,已经耗费尽了全部的能量。

进入高中后,我第一次接触到来自完全不同于我所属的阶级的学友并开始与其交往,他们称得上是生命力强盛的草,为了不至被其压倒、不输给他们,我开始服用麻醉药品,使自己变得像个疯子似的,以此来进行拼死抗争。后来进了军队,同样也是作为生存的最后手段,我又染上了鸦片毒瘾。姐姐,我的这种苦衷恐怕你是不会理解的吧。

我想变得粗俗下流,变得强大,不,变得狂暴,我觉得这是我获得所谓的民众的友情的唯一途径。而酒精根本做不到这一,因为我必须时时刻刻让自己处于晕头晕脑、天旋地转般的状态中,所以只能求助于麻醉药品。我必须忘记自己的门第出身,必须反抗父亲的血统,必须无情地拒绝母亲的善良和优雅,必须横眉冷对姐姐——假使不这样做,我就得不到进入民众大殿的入场券。

我变下流了,我开始开口闭口使用起粗俗的词句来。然而,这一半,不,至少百分之六十,属于可悲的临时抱佛脚、蹩脚的耍小花招,在民众的眼里,我只是个装模作样、古里古怪、窘态百出的人,他们绝不会出自真心同我交往。可是,现在我已不可能再回到被我自己抛弃的上流社会的沙龙。现在我的下流即使百分之六十是人为的招数,但另外的百分之四十却是真正的下流,我对于所谓上流沙龙那俗不可耐的“高尚”简直作呕,一分一秒也无法忍受,而那些被称作大人物、达官显贵的人,对于我的举止之低俗肯定也会瞠目结舌,将我立即逐出门外。自己抛弃掉的世界已然无法返回,而民众则只肯为我摆上一张敬而远之、充满恶意的旁听席。

无论何时何世,像我这种生存能力荏弱、先天性缺陷的劣草,毫无思想、毫无作用可言,也许只配背负自生自灭的悲惨命运,但我还是想抒发一不平,因为我感觉有些缘由使得我实在难以生存下去。

人都是一样的。

这究竟算不算得上思想?我认为,发明这句不可思议的话的,既非宗教家,也非哲学家,也不是艺术家,而是从民众的低级酒馆里产生的警语。就像蛆虫滋生一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先说的,它就慢慢滋生、慢慢滋生,终于传遍了全世界,令整个世界陷入尴尬的境地。

这句妙语,同民主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全无关系,我想它肯定是一个丑男子在酒馆里对一个美男子喊出的,它只是一种刺痛,是一种嫉妒,完全谈不上思想什么的。

然而,酒馆里一哄而起的妒忌的怒骂声,却令人难以想象地戴上了思想的假面具在民众中间游荡,原本与民主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毫无关联,但不知从时候开始,它竟与政治思想和经济思想扯上了某种关系,变得既奇妙又卑鄙。即使是梅菲斯特[32],恐怕也羞于玩如此的将胡言乱语偷天换日成思想的把戏,他也会感到良心有愧,因而踌躇不敢。

[32] 梅菲斯特(Mephistpheles),中古世纪德国民间传说中的魔鬼精灵,魔法师之神,是狡猾、冷酷、玩世不恭的恶魔的化身。

人都是一样的。

这是多么低三下四的卑屈之语啊。它意味着在鄙视别人的同时,也鄙视自己,完全失去了自尊,彻底放弃了一切努力。马克思主义主张劳动者最尊贵,不会说“人都是一样的”;民主主义力持个人的尊严,也不会说“人都是一样的”。只有皮条客才会说这样的话:“嘿嘿,不管怎样装腔作势,人嘛还不都一样?”

为什么要说“一样”?或许是因为实在无法说“优秀”?奴隶劣根性的复仇。

然而我觉得,这句话其实充满了猥亵之意、令人不寒而栗,它使得人与人相互惮畏,所有的思想都被强奸,一切的努力都遭到嘲笑,幸福被否定,美貌被玷污,光荣被打翻在地,所谓“世纪之末”的忧惧皆来自这奇妙的一句话。

虽然令我极度不快,但我终究逃不过这句话的胁迫,恐惧、战栗,不管我怎么做都会觉得自惭形秽,我每时每刻都感到不安,感到忐忑,以至于无处可容,我只有越发地依赖于酒精和麻醉药物给我带来的头晕目眩的感觉,只为求得片刻的平和安宁,结果却反而将自己弄得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