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第二六六章 受伤-12小说网

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

第二六六章 受伤(1 / 2)

江凤莲今年三十一岁,是铁姑娘队里的老姑娘。她年轻的时候在家务农,也订过婚,定了两年,已经要结婚了,她去了民工团。

一到民工团,江凤莲就被滚滚的革命洪流席卷,成为勇争先进的积极分子,然后她就进了铁姑娘队,婚期也被一拖再拖。

男方等了她两三年,最后男方父母怕耽误儿子终身,宁可不要她家退彩礼,也要退婚。

退婚以后,她的父母家人不理解,跟她关系越来越紧张。她索性家也不回了,以工地为家,跟着革命战友们战天斗地,就这样轰轰烈烈了这么多年,成了铁姑娘队的副队长。

这位为了革命事业放弃个人感情生活,全身心投入革命建设之中的先进人物,在沈国栋眼中就是个傻X,“带着他们全队都当老姑娘去得了!可别跑来祸害人了!”

周阳对铁姑娘们没偏见,可是他对这个没事儿就截住妹妹的侯秀英忍无可忍了。

周晚晚的安全问题一直是全家人悬在心上的大事,侯秀英没事儿就把她在半路上给截住,有一次还非要带她“去工地看看,可热闹了”!

周阳简直要怀疑她居心不良了!

周阳气得要去找侯秀英告诫一番,周晚晚和小汪也非要当跟屁虫。

带上他们俩,虽然是电灯泡,可也是保险栓。周阳对这姑娘没意思,别一去了再给赖上,以他们那个江副队长不同常人的脑子。谁知道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周阳已经一个多月没去过水利工地了。

这次水利工地出民工。几乎把七队所有的壮劳力都抽调走了,庄稼种到地里没人伺候,老队长实在气坏了,跑公社骂了好几天娘。

公社革委会的几个领导拿他没办法,只能重新分配任务,二道坎大队的民工数量减少了一半。

虽然要比原来多出点钱、粮,但比出民工要合算多了。最主要的事。庄稼的收成保住了。

为了这事儿,全二道坎大队的人都感谢老队长。周阳也受益,可以跟别人轮换着出工,不用天天去挨累了。

水利工地上还是那样热火朝天干劲十足,高音喇叭全天播放着激昂的音乐和催人奋进的革命诗篇,彩旗飘扬人声鼎沸,挑重担立新功,几乎所有人都热血沸腾地忘我劳动着。

周阳没敢直接去铁姑娘队的工地,而是找到了程玉林。让他派人带他们兄妹去找侯秀英,“侯秀英在囡囡他们学校做报告,老师让写一篇关于先进人物事迹的作文,我带她来找侯秀英再问一些铁姑娘队的先进事迹。”

周晚晚和小汪在周阳旁边得意地蹦跶,看看,带他俩来有用了吧!要不你找什么借口去见人家大姑娘?

程玉林呵呵笑着拍了拍周阳的肩膀。心照不宣地跟他眨眨眼睛。“侯秀英和江凤莲都找过你大姐,你大姐说啥都没答应。没想到他们自个儿摸去了!”

周阳无奈苦笑。

程玉林锤了周阳一下,哈哈大笑,“臭小子!别人求还求不来的好事儿,你有啥好愁的?!说清楚不就得了!”

“王大锤!带这位红小兵同学去铁姑娘队找他们的三八红旗手侯秀英!红小兵队的孩子们要找她了解先进事迹!”程玉林冲工地粗声粗气地吼了一嗓子,几乎小半个工地的人都知道周阳带着周晚晚来干嘛了。

一个五大三粗的黑大汉跑了过来,看看娇娇软软的周晚晚和威风又精神的小汪,愣了愣,“这哪是孩子来的地方!哎呀!你说你来这地方干啥!”

王大锤在前面带路,走几步回头看一看。步子迈得都有点小心翼翼。

周晚晚扬着小下巴冲周阳笑,一副你现在全都得靠我呢,我罩着你的拽样子。

周阳哭笑不得地紧跟在妹妹后面,时刻注意着她别被石头绊了,别踩了水坑,还得吆喝着人来疯的小汪不要去给人家干活的捣乱,真是比拉一大车石头还手忙脚乱。

铁姑娘队单独在一个河滩上砸石头,远远看去,一片黑蓝灰,没有一点属于女性的鲜艳颜色。

叮叮当当铁锤砸在钢钎上的声音不绝于耳,几乎所有人都梳着一样的短辫子,身上的衣服也大同小异,要在这样一群人中找到侯秀英,还真得费点儿劲。

“你就站这别动,我去给你叫去。”王大锤蒲扇一样的大手一挥,把周晚晚留在了工地之外。

这里面又是石头又是钢钎子的,哪是这样的小姑娘能来的地方。

周阳蹲下去给妹妹紧紧鞋带,“累不累?回去大哥背你?”

周晚晚的小手在周阳肩上拍了拍,语重心长地担心他,“你就别操心我了,还是想想你自己的事怎么跟人家说吧!”

别一会儿一言不合,侯秀英抡个钢钎子满工地揍你。

周晚晚白担心了,人家侯秀英根本就不搭理他们,来都没来,“她说了,她们队正在跟知青三八攻坚队大比武,没时间给红小兵做报告,让你们有事儿就过去找她,她一边干活儿一边给你说。”

王大锤看了看周晚晚嫩白的小脸和裙子外面纤细白皙的一小截小腿,很好心地给她出主意:

“要不你去找我们队的先进吧,我把他给你叫出来,去食堂找个凳子坐着给你说,写谁不是写?都是先进,你们老师肯定不能罚你!”

这乱七八糟的工地,哪是这样的小姑娘来的地方!

“王叔叔,我是代表我们红小兵小队来的,这是大家交给我的任务,不能改。”周晚晚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王大锤,“下次我们过队日。我来请您去给我们讲故事!我看您干活这么厉害。一定不是典型就是先进!”

王大锤被哄高兴了,“你等着!我去问问她放工以后能不能有时间!”

王大锤走了,周晚晚冲周阳可怜兮兮地诉苦,“我回去还得说服我们小队的队员,下次过队日一定得找王大锤叔叔过去讲故事。做人不能没有信用,做妹妹的又不能不帮大哥,好为难呐!”

周阳不受她忽悠。“赵小三儿不是大队长吗?这事儿不归他管?”你对赵小三儿还用说服?不都是你说什么他听什么?

周晚晚装可怜没成功,直接耍赖,“周末你看着二哥不许他做菜的时候放芹菜!早上不许让小汪趴我窗户上犯傻!我晚上要吃小白菜炒蘑菇!”

周阳哈哈大笑,忍不住去揉妹妹的头,“行行行!都听你的!”

王大锤有点气急败坏地跑过来了,“他们晚上要夜战,没时间。”

周晚晚问明白了侯秀英的位置,就自己往那边去了。等侯秀英看见来找她的是谁,估计就会有时间单独跟他们说话了。

既然大哥没这个意思。这事儿还是早点说明白的好,夜长梦多,谁知道以后会发展长什么样。

隔了十几米,周晚晚就看到侯秀英了。她正把着一根有周晚晚手臂粗的大钢钎子,两个跟她差不多的姑娘轮着大铁锤快速地砸在上面,随着铛铛铛沉重的响声。一块大石头被慢慢砸出他们想要的形状。

三个人都非常专注。周晚晚和周阳来到身后都没发现。

周阳把周晚晚拉倒身后,怕飞溅的碎屑伤到她,又示意小汪也不要乱动。侯秀英他们现在做的工作非常危险,必须全神贯注,不能随便打扰。

“周阳!你咋来了!”可惜,周阳不想打扰他们,却不能阻止江凤莲的大嗓门。

她这一嗓子刚喊出来,侯秀英的胳膊马上剧烈一抖,手上的钢钎严重偏离位置也顾不上了,急急抬头四下去找人。

抡大锤的两个铁姑娘根本没想到她会忽然挪动位置。手里的大锤还按着惯性狠狠砸下来。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前面的大锤只来得及在最后关头偏离一点点位置,擦着钢钎的边缘落下来,砸在了侯秀英的手指上。

侯秀英的手指瞬间钻心般的疼痛,人也蹲不住,前倾着身体就去看自己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