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珠-第126章 折花赛-12小说网

掌珠

第126章 折花赛(1 / 2)

高高的架台之上,挺直着背脊端坐着的几人,突然渐次在鼓声里站了起来。站在正中的人,正是连家的四爷连则宁,他站定后,抬起右手凌空比了个停的姿势。

架台两侧传来的隆隆鼓声,便瞬间戛然而止。

五姑娘宛音坐在若生身旁,瞧见这一幕后转头面向冷嘲起来:“三姐是不是从来没见过二伯父站在那上头?”

连二爷性情犹如孩童,自然担不得这样的大任,每年的赛舟大会乃是盛事,他当然不会出个头,就是云甄夫人再偏心他,也绝不会叫他站在那架台上主持赛事。

所以这些年来,如果不是连三爷出面,就是连四爷出面,从来也不见连二爷。

京畿上下都知道原因,五姑娘身为连家的人,当然更明白,然而眼瞧着自个儿父亲意气风发地站在那,身旁一众勋贵宗亲,待他都客客气气的,她就忍不住得意起来。正巧若生也在朝架台上看,她哪里还能将嘴闭严实了一个字也不提?

说完后,她立即又加了一句:“早知道这样,今次就该叫二伯父也一道来嘛!”

她母亲四太太坐得离她们堂姐妹稍远一些,她的胆子也就更大了点,口气愈显刻薄无状。

“三姐!你听不见我在同你说话吗?”见自己说了好几句,若生的视线仍依旧凝在不远处的架台上没有收回,她恼了,“总不至又是犯病了吧?”

若生一怔,这才侧目瞥了她一眼。问:“此话何意?”

五姑娘将手里绣银丝白芍的纨扇摇得呼呼作响:“那年也恰逢爹爹来主持赛事,你一大清早就巴巴地跟了来,结果一上画舫就开始哭,闹着要家去。三姐难道全忘光了不成?”

“什么时候的事?”她的确是半点也想不起来了。

五姑娘把扇子往膝上一丢,皱起眉头恼道:“三姐旁的不忘,这些个事倒全忘记了,也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

若生嫌她话酸。亦将眉头一蹙,沉下脸问道:“既知我年长于你,你需唤我一声三姐,而今这般口气便是你同姐姐说话的该有的吗?”

“你倒是越来越爱摆架子了……”许是鲜少看见这样面色阴沉的若生,五姑娘显然唬了一跳,声音也跟着低微了下去。

若生定定看着她,仍问:“我为何哭?”

五姑娘闻言,却突然支吾了起来:“还、还不是因为去岁落水的事。”

是吓哭了。

五姑娘悄悄看她一眼。低低道:“所以这么多年没在端阳节出来,你今儿个可别又哭鼻子了。”被人瞧见,连家的颜面都要保不住了。

若生却恍若未闻,听了这话只将视线慢慢收了回去,望向河面,而后状若无意地问道:“这般说来,那年我落水的时候。你也在?”

重五这一日,连家的姑娘们便是长房那些个平素不爱在外走动的也都会出来散散心,依五姑娘宛音这样的性子,理应更不会错过。

果然,五姑娘立马说:“在虽在,但同我可没有干系,三姐你不要事隔多年又来胡说!”

“同你怎么就没有干系了?”若生漫然扫她一眼,不着痕迹地继续问道。

然而这话落在五姑娘耳里顿时就成了质问,她并不知眼前的若生同她熟知的那一个不一样,还只当若生全部都记得清清楚楚。早已发现。闻言不由得急切申辩起来:“怎么就同我有干系了?!我可没推你下去!”至少,不是刻意的。

“你没有?”若生眸光微沉。

五姑娘将搁在膝上的扇子一把抓起来挡住自己的脸,侧过身去:“分明是你自个儿没有站住。”

事情已过去了这么多年,当时边上又没有丫鬟婆子伺候着。谁敢说那件事就真同她有干系?何况她连若生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嘛!

五姑娘腹诽着,亦看向了河面。

宽广的河面上。波光粼粼,停满了画舫。

而此行参加赛事的小舟,就一排排有秩地停在前头河段上,正正映入了画舫上众人的眼帘。

因隔得并不十分远,离得画舫近一些的赛舟上站着的人,此刻他们都能看得清楚。

五姑娘不知是看见了谁,忽然低低叫了声:“呀——”

声音不小,边上伺候着的婢女皆听了个一清二楚,坐得稍远些的四太太林氏似也听见了一般,侧过脸来看了她一眼。她便慌忙收了声,可眼睛仍一瞬不瞬地盯着河面上的一艘小舟。

坐着到底看得不大清楚,她突然又一声不吭地站起身来,往船舷边上跑。

她身边跟着的妈妈骇然,急忙去请示四太太。

四太太皱眉一看,人已如脱兔一般跑了过去,便也懒得再叫她回来,左右是个坐不住的,便只漫不经心地道:“仔细照料着,随她去吧。”

与此同时,站在若生身后的扈秋娘长得个高,视野更佳,看见了若生还未发现的事,突然微微俯身附耳说:“姑娘,咱们方才遇到的那个登徒子,也在赛舟上。”

若生还在想着五姑娘宛音说的话,闻言歪了歪头,狐疑问:“我怎地没有瞧见?”

扈秋娘悄悄指向了一个地方。

若生循着那根手指头遥遥看去,摇了摇头:“不是一人吧?”

“奴婢将他那张脸记得牢牢的,断不会有错,何况他身边还跟着那个小厮呢。”

若生苦着脸:“换了那身扎眼的衣裳,我可记不清他生得什么模样了。”